用电是水厂的主要运营成本,就在5个水厂上方建起了9.7兆瓦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新华社南京4月25日电银灰色的钢架如伞骨般撑开,顶托着一米多宽的光伏板,数十片光伏板一字铺开,若非经人介绍,参观者会误以为这是污水处理厂遮雨的棚子。

(记者郑生竹)银灰色的钢架如伞骨般撑开,顶托着一米多宽的光伏板,数十片光伏板一字铺开,若非经人介绍,参观者会误以为这是污水处理厂遮雨的棚子。

“当看到鼓励利用闲置空间发展分布式发电的新政策后,就开始寻思着能不能让水务和光伏结合在一起。”严俊泉是江苏省扬州公用水务集团总经理,负责扬州2个污水处理厂和3个自来水厂的运营。

“当看到鼓励利用闲置空间发展分布式发电的新政策后,就开始寻思着能不能让水务和光伏结合在一起。”严俊泉是江苏省扬州公用水务集团总经理,负责扬州2个污水处理厂和3个自来水厂的运营。

2014年,严俊泉找到了一家能在水厂上建光伏的新能源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后,不到半年,就在5个水厂上方建起了9.7兆瓦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2014年,严俊泉找到了一家能在水厂上建光伏的新能源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后,不到半年,就在5个水厂上方建起了9.7兆瓦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用电是水厂的主要运营成本,严俊泉介绍说,光伏项目并网发电两年来,年发电量达1000多万度,每天发电量基本够水厂白天的用电。据其测算,不到9年,水务集团即可收回光伏项目投资成本。

用电是水厂的主要运营成本,严俊泉介绍说,光伏项目并网发电两年来,年发电量达1000多万度,每天发电量基本够水厂白天的用电。据其测算,不到9年,水务集团即可收回光伏项目投资成本。

“用清洁的太阳能补充和替代传统的燃煤电力,在降低水处理电耗成本的同时,还能有效抑制池内水体蓝藻的生长。”严俊泉指着污水池上方的光伏板说,照入池内的太阳光被光伏板遮挡,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池内微生物的光合作用以及蓝藻的产生。

“用清洁的太阳能补充和替代传统的燃煤电力,在降低水处理电耗成本的同时,还能有效抑制池内水体蓝藻的生长。”严俊泉指着污水池上方的光伏板说,照入池内的太阳光被光伏板遮挡,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池内微生物的光合作用以及蓝藻的产生。

能想到用闲置空间来发展光伏的不只有严俊泉,类似的“光伏+”模式也被引进其他行业。

能想到用闲置空间来发展光伏的不只有严俊泉,类似的“光伏+”模式也被引进其他行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