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源区纪委2013年查结案件39件,反映基层村组干部微腐败的逾八成

新华社成都8月20日电大巴山深处村官唐德荣以为无人察觉的“揩集体油”,被打工乡友在几千里之外拎了出来。四川利用新媒体手段开展“手机纪检”,一批“山耗子”式微腐败被惩处。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连续多次点名道姓通报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各地也查处、通报一批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大量“小村大腐”“小官大贪”案件得以揭露。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有哪些共性?在起到初步震慑效果后,基层反腐下一步应该怎样巩固成果?身处基层一线“拍蝇”的干部,有哪些思考和建议?记者就此采访了多地多位基层纪委书记。

唐德荣是四川省万源市罗文镇马蹄坝村宗家湾组组长,他看到村里年轻人常年外出务工,老年人多不问世事,于是大着胆子将该组200亩集体公益林的2950元补助资金据为己有,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一位在外务工的村民通过手机查询该市“阳光村务”网络监督平台,发现没有公开上述资金去向,顺手就向万源市纪委举报。经查实,唐德荣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并接受行政处理。

现状——

万源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董代春说:“收到的信访来件中,反映基层村组干部微腐败的逾八成。原因就在于我们外出务工人员多,村务上墙看不到,给微腐败以可乘之机,腐败开始‘钻山沟’,养出了‘山耗子’。”

严格执纪震慑力不断增强,但农村地区仍然缺少监管

对此,万源市纪委搭建“阳光村务”网络监督平台,将村务公开的内容同步上网,哪怕在千里之外,只要打开手机,就能随时掌握村务村情。通过“手机纪检”,万源市有2名乡镇党委书记被责令在市电视台公开检讨,8名村组干部作出书面检查,批评教育4人,党纪政纪处分16人。

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纪委书记陈玉澎告诉记者,近年来师宗县连续两年通报查处大操大办的干部,加上逢年过节随机抽查,大操大办婚丧事宜的情况已经基本绝迹。“通过查办案件,纪委严格执纪的威慑力不断增强。”陈玉澎说。

不仅在万源,德阳市纪委开通微博、微信、官网等多途径新媒体举报,还每年召开粉丝座谈会,邀请粉丝一起暗访。江油市还开辟频道,把村务搬到了电视屏幕上,方便群众了解。

“与县直部门相比,农村管理相对不规范,缺少监管,村组干部贪腐线索基本上一查一个准。”陈玉澎认为,一个领域是否问题多发,一看是否有足够大的利益,越是项目多的地方,越容易出问题。二看监管是否到位。

记者从四川省纪委了解到,四川各地涌现的新媒体监督、村级事务监督等多种手段,呈现出信息化、制度化的特点,有力地惩治群众身边的微腐败,受到群众欢迎。

“比较而言,村主任、村支书属于高危岗位。一些人借助城中村改造、城镇化建设等机会,搞起了腐败。”山西太原市晋源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彤说,晋源区是个城郊区,有95个村子,干部相对较少,80%—90%的腐败问题都出在农村。晋源区纪委2013年查结案件39件,处理46人;2014年查结53件,处理60多人。今年上半年查结44件,处理45人——仅今年上半年查结案件数就超过了2013年全年,相当于去年的八成多。震慑效果的背后是忙碌。记者再次见到张彤时,明显发觉他比之前瘦了一圈。

海南澄迈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王双介绍,该县2012年以来查处的乡科级干部占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总数的近1/3,单位“一把手”占被查处的乡科级干部总数的50%。农村党员干部成为违纪违法的高发群体,占该县被查处党员干部总数的1/3。

陈玉澎认为,村组干部容易出问题,与监管力量薄弱不无关系。“有的乡镇下辖十几个行政村,行政村下还有分散的自然村组,山区地广人稀,交通不便,距离又远,人手少导致监管乏力。如果再算上乡镇站所,乡镇纪委监管就更是力不从心。”

尴尬——

即便查明村官腐败,有些案件在现有框架下未必能有效处理

由于大多数惠民政策要落实到一家一户,因此大量基础数据的核实统计工作需要村组干部来完成,乡镇站所工作人员只能就数据做初步梳理上报,很难一家一户去核对,一旦村组干部弄虚作假,极易发生腐败问题。“上面没人管,下面不知道,村组干部很容易出问题。”陈玉澎告诉记者,虽然按照规定村级财务实行镇管村用,但实际上由于管理村组众多,乡镇财务很难对每一笔支出进行核对。

四川广元市旺苍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朱桂桦指出,部分纪检干部尤其是部门纪检组长不知道纪检工作要干什么、该怎么干,纪检干部队伍也缺乏财会、审计、法律等专业人才,暴露出业务能力不足、业务知识欠缺等问题。另一方面,基层纪检监察干部兼职多、专职少,特别是乡镇纪检监察干部,有的既是纪委书记还是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甚至还是驻村干部,身兼数职,直接导致从事纪检工作的时间和精力有限。

除了人手紧张外,基层纪检干部还常面临一些尴尬。陈玉澎介绍,即便查明部分村官存在腐败问题,往往在现有框架下也未必能有效处理。“如果村主任既不是党员,又不构成刑事犯罪,按照现有规定,即便其发生腐败问题,也无法对其进行党纪处分和法律判决。”

而即便要依法对其进行罢免,在家族势力较大的农村地区能否罢免得了都成问题。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对出现贪腐问题的村组干部,基层纪委不得不采取劝其主动提出辞职的办法来应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