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有一点乱啊,车站正是有一点点乱

新华社昆明8月28日电
题:拒载、议价、拼客——督查组两次暗访昆明火车站“打车难” 交管部门连夜整改

拒载、议价、拼客——督查组两次暗访昆明火车站“打车难” 交管部门连夜整改

“火车站有点乱啊,打不到车。”

新华社昆明8月28日电
题:拒载、议价、拼客——督查组两次暗访昆明火车站“打车难” 交管部门连夜整改

“是啊,车站就是有点乱。”

新华社记者字强

“叫了好几辆车,都拒载了!”

“火车站有点乱啊,打不到车。”

“车站离酒店不太远吧?”

“是啊,车站就是有点乱。”

“酒店在市中心,来回都会堵车。”

“叫了好几辆车,都拒载了!”

26日下午,国务院第二十五督查组抵达云南昆明,开始对云南进行实地督查。以上是发生在督查组成员黄祖亮与昆明市一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对话。

“多给钱就走。”

昆明火车站“打车难”一直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黄祖亮针对该问题,落地就督查,在昆明火车站进行了体验式暗访。

“车站离酒店不太远吧?”

从昆明火车站到督查组驻地酒店大约3.5公里,按照正常的出租车计价器计算,只需花12元左右。

“酒店在市中心,来回都会堵车。”

“当我出站的时候,前前后后有10多人凑上来问我要不要坐车、住店、旅游。”黄祖亮说,我一路走,一路有人搭讪,有些人骑着电动摩托车跟随,不断问我要不要坐电动摩托车。

……

黄祖亮告诉记者,他出站后走了很长一段路,拦了第一辆出租车,司机以“不知道酒店在哪”为由拒绝,第二辆出租车司机说“已经有人约了”,第三辆出租车司机告知“要交班”。随后,他又叫停了两辆出租车,司机听到酒店地址后,直接开走了。

26日下午,国务院第二十五督查组抵达云南昆明,开始对云南进行实地督查。以上是发生在督查组成员黄祖亮与昆明市一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对话。

“可能是距离近,他们都不愿意去。”黄祖亮说,“连续六辆车都拒载,直到第七辆车要价30元,我没办法,只能上车。”

昆明火车站“打车难”一直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黄祖亮针对该问题,落地就督查,在昆明火车站进行了体验式暗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