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恩孟在教室认真听老师讲课,周昌华婆婆总是这样陪着脑瘫孙子邬恩孟上学、放学

图片 6

:2016-09-14 08:31:24

:2016-04-01 09:24:36

图片 1

图片 2

学校为了照顾邬恩孟,专门分配一间一楼的独立寝室。重庆晨报记者杨新宇 摄

垫江,73岁周昌华护送脑瘫孙子邬恩孟走在上学的路上。

车上的少年骑着自行车,满头大汗;车后的婆婆推着自行车,气喘吁吁。一老一小,一辆自行车,在垫江街头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12年间,周昌华婆婆总是这样陪着脑瘫孙子邬恩孟上学、放学。“陪读婆婆”的故事经重庆晨报报道后,自强不息的脑瘫少年邬恩孟,也成为网友心中的励志少年。

图片 3

昨日,邬恩孟踏进重庆工商大学校园,他以530分的成绩终圆大学梦,73岁的周昌华婆婆终于陪着孙子进了大学!

婆婆周昌华关注孙子在课堂上的情况

自行车继续陪他上大学

图片 4

昨日中午,在重庆工商大学兰花湖校区见到邬恩孟时,他仍骑着那辆绿色自行车。婆婆周昌华习惯性地保护在孙子左右,校园里平坦宽敞的路面,比起之前的爬坡上坎好太多,周昌华的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同学符校维和刘德财接邬恩孟去上课

邬恩孟告诉重庆晨报记者,早上9点,婆婆、妈妈、姑姑就陪着他从垫江出发了,行李装满了小车。

图片 5

行李中自然少不了邬恩孟每天骑着上学、放学的绿色自行车。这样的自行车,邬恩孟12年间骑坏了四五辆。

邬恩孟在教室认真听老师讲课

邬恩孟告诉记者,出发前,婆婆和爷爷专门为他定做了一台崭新的助行器,就是担心他摔倒,新的助行器更重、更稳定,婆婆还专门在助行器的底座上加了铁块。

图片 6

原来的高中同学还在一起

周昌华喂备战高考的邬恩孟吃夜宵本组图片由首席记者 钟志兵 摄

对于即将步入大学校园,邬恩孟心里怀揣着小激动。

垫江县保合路18号,县实验中学所在地。只要是上学天,每天清晨6:45,一老一少骑推着自行车的身影,便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外的一段长斜坡上。车上,是先天性脑瘫患者邬恩孟,高三在读,满头大汗;车后,是他的婆婆周昌华,今年73岁,气喘吁吁。从小学到马上面临的高考,12年间,邬恩孟从不曾迟到,是为数不多的全勤生之一。前日,记者前往学校,对婆孙俩进行了为期一天的跟踪采访,为你讲述他们背后的故事。

刚进寝室,原来垫江县实验中学高三班的7、8个同班同学,便来到邬恩孟的寝室串门。对于孙子的这些高中同学,婆婆周昌华再熟悉不过了,心中也充满了感激:“那个瘦高个就是经常帮忙打饭洗碗的同学,还有那个壮小伙子,经常来家里玩……”

出门

邬恩孟原来的高中班竟有10个同学考进了重庆工商大学。大家听说邬恩孟来报到,同学们有的帮着“熊抱”邬恩孟下车,有的忙着解开自行车上的锁扣……

护驾下楼 20级台阶挪移3分钟

新班级的几个大男生,也来帮忙抬行李。学姐蔡凌琳听说了邬恩孟的情况,操办起了入学的各项手续:水卡、电卡、饭卡、上网卡……

人民路凤阜堂,原垫江县粮食局车队家属区,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

“有他们在,他不会感到孤单!”婆婆周昌华说。

“叮铃铃!”凌晨5点,阴雨天气,天空还没泛白,闹钟却准时响起。周婆婆翻身起床,客厅温度计的水银柱停留在15℃。打开窗户,外面凉风阵阵。她一天的生活开始了。

学校为他安排单独房间

周婆婆洗漱好后,来到厨房打开了燃气灶,水烧开,醪糟、鸡蛋等依次下锅,几分钟后,盛进瓷碗端上餐桌。这时,时间的指针位于5:30。她敲门来到孙子的卧室,掀开被子,为他穿好衣服,扶到床边。

到学校报到之前,婆婆周昌华心里有说不出的担心。

靠着特制的“推车”,邬恩孟来到厕所一番洗漱,再靠着“推车”回到餐桌,婆婆始终左右相伴。

“他拿到录取通知书时,还在放暑假,我一个人跑了趟工商大学,想看看寝室怎么样,食堂有多远,教室有台阶不……”而那一趟回家,周昌华就病倒了,从87斤瘦到了80斤。医生说是中暑了,但她自己知道,是心里着急啊。

6:25,是邬恩孟去学校的时间。婆婆收拾好书包挎在腰间。老式楼房没有电梯,住在2楼的他们需经过一个转角楼梯。深红色的铁栏杆,多处已外漆脱落,铮亮得发光。扶着栏杆,邬恩孟一瘸一拐,使劲地往下挪移。

周昌华原本计划不管有多远,她都会陪着孙子上大学,但十几年幸苦下来,73岁的周昌华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孙子总要学会独立,她不能一辈子陪着他。思前想后,周昌华决定请个人照顾他。

右侧,婆婆保护着;前方,由75岁的爷爷邬人普倒退着护驾。20级的台阶,花了足足3分钟。

但到学校一看,周昌华又灰心了,男生寝室都是4人间,睡上下床,还要爬几层楼梯,而这其中的任何一项,对于邬恩孟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障碍。而请个人照顾他,也是基本上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到校

得知婆婆周昌华的担心,重庆晨报记者在开学前一周与重庆工商大学取得了联系。学校考虑到邬恩孟的特殊性,专门安排了单独的房间,并买来两张单人床,以便邬恩孟和照顾他的刘大叔居住。

1公里路 婆婆推着自行车前行

有同学的帮助婆婆放心了

来到楼下,婆婆帮扶着孙子站稳,爷爷则快速到楼角解开“四脚”自行车的锁链推到面前,两人再一前一后把孙子抱上车。邬恩孟双手撑着龙头,爷爷给他系好踏板锁扣后,看着婆孙俩向学校骑行。

行李收拾停当,同学们又带着邬恩孟参观起了校园。

凤山东路、水巷子、保合路……从家到学校,有超过1公里的路程,马不停蹄,需要15分钟。

邬恩孟从寝室出来,仅有一步不算高的台阶。他试了试,蹬着自行车就能顺利下台阶。从寝室到食堂,是一段不算陡的上坡,邬恩孟说,他骑着自行车,应该就能在校园里散步了。

车上的邬恩孟卖力地踩着踏板,却几乎使不上劲。车后,婆婆佝偻着背,扶着改装后的货架,一步一步往前推移。平路,婆婆稍微轻松一点,下坡,她需要拉着扶手,不让车速太快,上坡,则要用尽力气。

“寝室的屋顶专门清扫过,电风扇也擦洗了……还有那么多关心他的老师和同学,我不担心了!”周昌华说,她终于放心了,她准备在学校再待几天,让孙子稍微熟悉学校的生活后就回垫江了。毕竟,今后的生活,他要独自走过。

路上车水马龙,虽行人都有避让,但还要时刻注意过往的车辆。年复一年,婆孙俩早已练就“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一路前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