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是王增铎14年来帮教的第13个对象,未管所已是旧貌换新颜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再进”未管所已是旧貌换新颜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离退休后的14年时间里,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王增铎一直牵挂着大墙内的一群孩子,和13名失足少年建立起帮教关系,成了他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王爷爷”,帮助他们重新扬起了积极向上的生命风帆,走上了遵纪守法的新生之路。

福建省未管所成功用艺术教育改造未成年服刑人员

2004年12月8日,中央国家机关“两院四部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安全部、教育部和卫生部)离退休干部工作部门在北京未管所启动了“银色之光”帮教活动,由此开启了王增铎长达14载倾情帮教失足少年的漫漫征途。

□ 本报记者 王 莹

面色红润,声如洪钟。8月6日,已是84岁耄耋老人的王增铎依旧气势如虹,如数家珍般向记者讲述着他和这些孩子之间的点滴故事和感人深情。

□ 本报通讯员 叶淑婧

以情动人实施帮教

2018年12月,从福建省未管所刑满释放的汪某、魏某、宋某又一次走进未管所。8年前,他们曾经共同在未管所服刑,而这一次回未管所,他们意气风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失足少年南某因绑架罪被判无期徒刑,是王增铎14年来帮教的第13个对象。南某服刑期间与父亲偶然发生隔阂,从2014年起父子俩两年多都没有再见面。

汪某,因犯故意伤害罪在福建省未管所服刑,刑满释放后利用在未管所学到的影视剪辑技术在外成立了一间影视制作公司。因为回归社会表现突出,2018年10月,他被中国监狱工作协会未成年改造专业委员会评为“2018年全国十大回归典型”。

2016年3月,王增铎和南某结成帮教对子。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王增铎和监狱警察对南某进行了百余次谈心和23次心理矫治,终于化解了南某内心深处的症结,同意与父亲见面。随后,王增铎又通过家访劝说南某的父亲尽快到未管所同儿子见面。

魏某和宋某也曾同在未管所服刑,刑满释放之后,合作创办了艺术培训机构,在当地取得了良好的口碑和经济效益。

2017年10月初,南某的父亲和姑姑一同走进未管所看他,让南某再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今年刑满释放后他回到父亲身边,开始了新的生活。

近日,作为回归典型,3人回到这个让他们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地方,用亲身经历向台下那些“曾经的自己”进行了一场特殊的现场帮教,分享他们成长的逆袭故事。

失足少年杨某是王增铎的第一个帮教对象,如今他不仅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还顺利结婚生子当上了爸爸。

帮教会上,福建省未管所副所长黄永华向汪某颁发了全国十大回归典型奖杯和荣誉证书。“未成年服刑人员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大都文化程度不高,心智不成熟。”黄永华介绍说,为了预防他们刑满释放后重操旧业,再次走上犯罪道路,福建省未管所积极探索未成年服刑人员教育改造新思路,创新地提出了艺术改造。

杨某自小父母离异,与父亲隔阂越来越深。17岁那年,杨某为筹措女友租赁花店的钱一时糊涂去抢劫出租车司机,获刑两年,没想到女友却因此与他断绝了关系,这让杨某一度产生了报复念头。

在艺术改造中,福建省未管所组建了未成年服刑人员文艺队,并与社会各界合作,在监内成立非遗基地、艺术扶贫基地,引入社会名师,对未成年犯施以舞蹈、歌唱、剪纸、影视剪辑制作等艺术教育,不仅让他们接受了艺术熏陶,还让他们掌握了一技之长,对未来也有了更清晰的目标。

帮教结对子后,王增铎下决心一定要帮助教育好杨某,让他重新走上人生正轨,并带领帮教小组制订了详细的帮教工作方案。

汪某、魏某、宋某都是艺术改造的受益者。刑满释放之后,他们利用在未管所内学到的技术,成立了影视制作公司和艺术培训机构,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和专业的服务态度赢得了社会的认可,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口碑。

其间,王增铎带着自己购买的生活日用品走进未管所,像亲人一样去看望杨某。杨某从王增铎手里接过生活日用品时泪水夺眶而出,因为服刑这半年时间里,他的父母和女友没有一人来看过他。这一刻,王局长一下子就成了王爷爷。

回归人员汪某的影视公司不断壮大,拍摄的影视作品多次在全国、省内外获奖。

有了这份感情基础,王增铎进一步对杨某感化教育,最终成功消除了他潜在的报复心理,后来又促成杨某的父亲走进未管所和儿子见面。重新找回父爱的杨某更加积极改造,最终顺利回归社会。

“我是党和政府挽救的新人,我理所当然应该为社会做点什么。”拿着沉甸甸的奖杯,汪某说。

“王爷爷,您就是我的亲爷爷,是您的爱温暖了我,我一定做个好儿子、好丈夫!”2012年5月,王增铎应邀参加杨某的婚礼并证婚,已是出租汽车司机的杨某在婚礼上热泪盈眶地说。

本着回馈社会的理念,汪某积极投入社会公益事业,多次为当地政府免费拍摄公益电影。

很多失足少年青春叛逆,性格倔强,就连家长都管不了。让一个非亲非故的老人帮教,能起多大作用?王增铎的回答是,只要用情走进孩子们的内心,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同样,魏某和宋某成立的艺术机构则是把在未管所接受到的青少年教育方法用在了培训学员身上,当他们发现培训学员身上有不良习惯时总会耐心规劝,受到学员家长的欢迎,培训机构生意蒸蒸日上,成为当地家长颇为信赖的培训机构。

2011年6月,王增铎和失足少年曾某结成了帮教对子,曾某因伤人被判刑两年。当年9月1日是曾某18岁生日,但此时身在未管所,他既无奈又绝望。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家长跑到我的面前,告诉我‘您的孩子教得真好!’其实,不是我教得好,是未管所的民警教得好!”魏某的父亲高兴地说。

9月1日当天上午,曾某被监狱警察带到教学楼阅览室,眼前的场景让他一下子惊呆了——王增铎和他的父母正等在里面,生日蛋糕、花生瓜子摆了满满一桌子。

现场帮教会上,3人各自讲述自己改造学习的经历和回归社会的感悟,受到了现场服刑人员的热烈欢迎。

“我给你买了蛋糕,跟你父母一起给你过成人生日。”说着,王增铎将寿星“皇冠”戴在了曾某头上。

入所已有一段时间的服刑人员朱某对未来很迷茫,不知道前途在哪。听了3人的分享后,他满怀信心地说:“我要向他们学习,端正改造态度,努力实现由‘要我改造’向‘我要改造’的转变,早获新生。”

“从小到大我都没戴过生日帽,当时觉得王爷爷简直就是我的亲爷爷!”曾某感动得就要给王增铎下跪。“不兴这个,男儿膝下有黄金!”王增铎一把将曾某拉起,还不忘教导他今后一定要好好做人。

据黄永华介绍,在未管所,还有许许多多和汪某、魏某他们一样的未成年服刑人员。他们在服刑改造期间通过参加职业技能教育和学历教育,完成了艺术改造,学到了谋生的本领,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带着希望和蜕变重新回归社会。今后,未管所还将继续加快未成年犯教育改造步伐,在继承和发扬优良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创新教育改造方法,不断提高教育改造能力。

曾某出狱前几天,王增铎特意买了一件羽绒服送给他,让他穿着暖和的新衣服回家。如今,曾某长胖了,穿不了了,但他一直把衣服珍藏着,“我会永远珍惜王爷爷的恩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