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创意带来震撼体验,这种流浪地球范式可以说植根在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层

图片 2

硬科幻大片《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电影的天才创意、所彰显的中国价值观以及震撼的特效和画面,给观众带来了回味无穷的审美体验。其实,科幻不仅是基于科学的幻想,也是对科技和审美的创造。

编者按

图片 1

电影《流浪地球》自上映以来,国内票房已突破40亿元人民币,观影人次超过8500万,海外票房突破500万美元,创下了近5年来中国电影海外开画最好成绩。该片在海内外引发观影热潮的同时,还获得了良好的观众口碑,激发了舆论的热烈讨论,形成了一种社会文化现象。2月20日,由国家电影局主办的《流浪地球》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围绕该片的市场表现、主题立意、拍摄手法、制作水准以及对国产电影创作提供的借鉴意义展开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该片在立足中国传统文化、弘扬中国核心价值观的基础上,阐释探索宇宙奥秘、思考人类未来的主题,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浓厚的人文精神,充分体现出中国电影的文化自信,堪称中国电影由高原向高峰迈进过程中一次成功的艺术实践,更是中国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转变的里程碑之作。本版摘登部分专家发言观点,以飨读者。

中国科学院粒子天体物理重点研究室主任张双南

图片 2

15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粒子天体物理重点研究室主任张双南来到山东大学文学生活馆,以《流浪地球》为例,讲述科幻电影的科学与审美。
记者许倩

以中国文化为基点的未来想象

天才创意带来震撼体验

王一川(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作为一部开创性的国产科幻大片,《流浪地球》在备受瞩目的同时,也引发了大家的好奇心。科学家张双南在看完电影之后也连发四个“好震撼”,感叹电影主题的天才创意。“‘带着地球奔向希望’和‘点燃木星’是两个绝对天才的想法,这是世界级的科幻想象力,好过瘾;在美国大片里面美国人天天拯救世界,这次终于轮到中国人拯救人类和地球了,好过瘾;吴京的表演依然能打,虽然有点脸谱化,但这就是我心目中中国军人和航天人该有的正气,好过瘾;从地下出来后地面的场景以及地球和木星通过气体连在一起的画面都非常震撼,好过瘾。”

电影《流浪地球》虽然不是中国第一部科幻片,却是中国第一部科幻大片。创作者只选取了刘慈欣原著小说中的一个小片段——地球在流浪过程中途径木星附近,木星引力激增,人类用智慧化解了地球将与木星相撞的危机。该片引人瞩目地摆脱了美式科幻片主导的逃离地球范式,独创崭新的流浪地球范式,体现了对地球家园的深厚感情。这种流浪地球范式可以说植根在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层,传承了由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等神话所代表的保卫自己家园的传统,体现了中国文化传统对未来世界科幻命题的一种独特的想象和解决方式。

张双南首先解释了“带着地球去流浪”的科学设定。“比如,恒星变热变亮等因素会影响行星的宜居性。据研究,地球维持人类及其他复杂生命体生存的时间还剩17.5亿年左右;木星的质量是地球质量的500倍,多为氢气,而地球上氧气多,氢氧结合如干柴遇烈火,容易发生爆炸。”

影片在构建起地球流浪的大背景之下,刻画了一个家族三代人物即老韩、刘培强、刘启之间的认同关系,突出了中国式家族认同传统的当代魅力。特别是其中有关父亲刘培强与儿子刘启之间的英雄主义认同的故事,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可以让观众更加重视和珍惜现实中的家庭、家族和家国同构等关系的基本意义。作品把叙述重心放在以刘启为代表的青年一代地球卫士的成长历程上,讲述了他在姥爷、父亲以及周围人的引导下成长的经历,带有“主人公—帮手”模式的鲜明特点,体现了现代成长叙事的当代传承,有助于激发青年观众保护地球家园的豪情壮志。此外,该片还及时回应了当前生态文明面临的严峻挑战,致力于开阔宏大的宇宙视野在个体中的心灵建构,可以帮助人们树立起宇宙范围内的生态意识。可以说,《流浪地球》称得上中国式科幻大片的开山之作,为世界科幻电影宝库奉献了属于中国电影人的独创性建树。

“太阳的演化使得地球流浪的想法是成立的,只是时间要在很久以后。”张双南介绍,电影中的一些科学背景是可行的,只是有赖于技术水平的发展。

形成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审美品性

科幻是对科技的审美创造

胡智锋(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

在科幻电影中,除了科学的呈现,怎样审美也是要注意的问题。张双南从艺术、科幻与科学三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阐释。“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高于生活,艺术是对生活的审美创造;科幻来源于科技,但是高于科技,科幻是对科技的审美创造;科学来源于自然,但是高于自然,科学是对自然的审美发现。”张双南介绍,基于此,一些科技做不到的想法在科幻中可以实现。

作为2019年中国电影的一部“现象级”大片,《流浪地球》是新时代中国电影体现大国气派、呈现大国精神、彰显大国实力、展示大国风尚的新标杆。影片着眼于对人类生存发展的思考,用影像表达对地球未来命运的忧思,生动体现出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远见卓识与使命担当,这样的高远情怀令人震撼。在好莱坞众多科幻电影中,面对未来,标准答案常常是美国最终战胜外星人、拯救世界。而《流浪地球》没有简单克隆这样的标准答案,而是提出了组建联合政府,天上地下结合,带着地球一起走的“中国方案”。它推崇各国、各民族平等和谐相处的理念,对地球这个人类共同家园一往情深,这是该片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同时又吸纳了丰富多彩的现代文明成果,将以人为本、和谐共生的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理念做了巧妙的创造性转化的结果,也是经过改革开放40年尤其是近年来发展铸造出的高度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的生动反映。

“判断美的条件就是没缺陷和不常见。”对于科学怎样进行审美创造,张双南提出了自己的理解。“比如宋代汝瓷上的裂纹正是因为与历史上留下来的其他瓷器相比不常见而彰显出了美,有裂纹却没有碎掉本身就是一种不常见。”

影片充满想象力,充分运用先进手段、元素,制作精良,成为标志着中国科幻类型电影走向成熟的新的起点。这背后是中国经济、社会、文化全面发展的有力支撑,是党和政府高瞻远瞩,通过各种规划、设计,特别是通过各种计划,不断培育电影人才、技术、市场等力量的令人欣喜的成果。创作者不跟风,不盲从,不做好莱坞大片的简单翻版,不仅从价值观层面作出创造性的立论,而且在审美观念上秉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神韵,在故事、角色、形象、视听构成等各个方面,把大与小、虚与实、动与静、情与理、悲与喜等多种对立因素做了有机整合,形成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和谐适度的审美品性。国产电影创作不仅要传承,更要有创新。因为传统习惯于“向后看”,而着力于未来想象、“向前看”的创作,在国产电影及相关艺术创作领域相对匮乏。所以,《流浪地球》的推出,对于培育与引领新的审美潮流产生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

张双南说,印象派画作的逐渐兴起也是这样的表现。“一开始大家只是看到了其中的缺陷,但后来大家逐渐理解了其中所要表达的内容和价值观,但它的表现手法仍然不常见,这就是不常见的美。”此外,张双南表示,诗的美就是在不寻常的意境中忘却现实的缺憾,从而品味现实的没缺憾。

工业化滞后于艺术表达的状态正被改变

科幻审美要体现科学与人文

韩延

除了《流浪地球》,张双南还以美国好莱坞硬科幻大片《星际穿越》为例,讲述了科幻电影的审美创造。“《星际穿越》是科幻电影审美创造的典范,将科学与人文情怀发挥到了极致。电影的顾问和导演约定任何内容都不能违反确立的物理规律和宇宙的知识,确保了电影的严谨科学;同时对于尚未理解的物理规律和宇宙的推测必须来自真正的科学,也给艺术创作留下了合理的空间。”

我至今都记得两年前遇到郭帆时,他眉头紧锁的状态。当时,他筹备《流浪地球》碰到了一些技术难题。中国市场上很久没有出现硬科幻电影了,以至于创作者没有任何工业经验可以借鉴,连一个道具或场景的预制件,都要花很长时间研究,甚至要到国外定做。之后,我拍摄《动物世界》,也深深地体会了一把郭帆所说的工业化差距。再见到郭帆,是2018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一个关于“电影工业化”的论坛上,我们跟一个外国电影人展开了辩论。外国电影人认为,我们一直抱怨中国电影工业化水平比不上好莱坞是不对的,他告诉我们外国电影人做电影只会把焦点放到故事和人物上。我和郭帆都不认同这个观点。我们也想专注于故事和人物,也不希望把精力消耗在一个预制件或特殊设备上。但我们缺少相应的专业团队完成剧本的构想,只得亲自上阵。这是工业化滞后带给导演的“附加任务”。我们不是抱怨,而是想呼吁,希望更多电影人能加入推进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浪潮中来。

“影片中的父女之爱让我潸然泪下、英雄救美的情怀让爱穿越了时空、人类
未来的情怀让我心潮澎湃、整体的科学情怀让人思考。”张双南介绍,这些电影中的正科学和正能量就是“没缺陷”,而如何逃出黑洞、利用虫洞发现引力波等悬念、包袱和黑科技则是“不常见”的部分,这既是电影中的审美创造,也体现着科学与人文情怀,这种情怀超越了国家、种族和文化,是一种普世性的情怀和价值观。

《流浪地球》让中国电影工业向前迈了一大步。作为导演,我清楚地知道这一步有多不容易。不像好莱坞那种一掷千金的超级大片,用钱堆砌出奇观和壮丽,它背后是一个导演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尝试、培育和精心呵护。做完《动物世界》,几乎整个主创团队都去配眼镜了,大家因长期进行特效画面的检查校对而视力减退。《流浪地球》的特效画面比《动物世界》多好几倍,郭帆和他的团队所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不过正是他们艰辛努力得来的制作经验,会让今后其他拍摄科幻题材的电影人少走很多弯路,省下更多精力去实现新的突破。工业化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一砖一瓦地建立起来的,有传承、有创新、有探索、有外来经验的汲取。今天,《流浪地球》的成功让国产科幻片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导演投入到多元的类型片创作中,在前赴后继的过程里逐步完善中国电影工业体系。

随后,张双南从科学和人文层面对《流浪地球》支了招。“如果地球不刹车其实更好玩;点燃木星还有更好的做法,比如利用洲际导弹和高功率激光武器。”张双南说,电影里让刘培强带着燃料冲向火星,表现了中国航天人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精神,但是也有别的办法在不伤害科学性的同时让刘培强活着。

科学技术助力开拓类型新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