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辩双方对张某犯故意伤害罪意见一致,期间余某还被人用牙刷柄捅肛门……

图片 3

图片 1

余某,不远千里离开老家来到丹阳,寻找工作,可谁知竟被骗入传销组织,仅仅三天之后,他的尸体就静静躺在了丹阳市人民医院,生前被人殴打虐待,包括牙刷柄捅肛门等,手段极其残忍折磨致死。7日下午,四名施暴者在在丹阳人民法院公开受审。

东方网记者刘理4月23日报道:因遛狗未牵狗绳,2018年8月23日傍晚,上海青浦一21岁大学生张某与男邻居产生冲突,将其殴打倒地后致死,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法庭上,公诉人以故意伤害罪请法院判决,第一被告陈某某,死刑或者无期徒刑

今天上午,上海市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当事双方30多位家属参与旁听。在庭审过程中,控辩双方对张某犯故意伤害罪意见一致,但就是否“从轻量刑”产生分歧。

本案公诉人介绍,2016年8月10号,26岁的死者余某,被网友骗至丹阳开发区某小区内,进行传销活动。而余某无法忍受组织的控制,一直不遵守规矩,也不好好上课。因此,时不时遭受几名传销小头目的教训,用水闷头和脚踢。最为残忍的是,期间余某还被人用牙刷柄捅肛门……

图片 2

8月13日晚上,死者在传销组织课上依旧心不在焉,之后又错拿了一卷卫生纸,再次遭来了同居组织成员的一番殴打。而这次余某没能忍受住,直接晕倒在地上。同居成员开始没怎么在意,可两个多小时后,余某依然一动不动,大家这才慌忙将他送往丹阳市中医院,随后逃离。

庭审持续一个半小时,法庭未当庭宣判。

医生证明,在抢救之前,余某已无生命体征,而之后医生再来找送医人员时,他们已经消失不见了。经鉴定,余某系被他人使用钝性外力作用于头部、腰背部等全身多处致原发性脑干损伤合并创伤性休克死亡。

控辩双方对“故意伤害罪”罪名认定一致

对于殴打虐打余某的行为,到案后四名被告人均予以承认。但同时,他们也表示,自己从来没想过后果会如此严重。

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时表示,2018年8月23日19时30分许,在本市青浦区练塘镇练北新村内,被告人张某因遛狗未牵狗绳与被害人屈某及其女周某发生争吵,张某之母万某闻讯赶到现场后也争入争吵,并率先动手殴打周某,导致双方冲突升级开始互殴。

庭审中,被告人之一张某辩称:“我自己也没读过书,我自己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在这里就是不听话就要受教训,我以前也是受害人
。”本案中,争论的焦点之一是对被告人张某的处罚。辩护人认为,张某一直跟随其他三名所谓的主任、大主任,只是听从领导的安排,他自己人身自由也受限制,所以他只能服从、从众,因此张某是胁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期间,张某对屈某拳打脚踹屈某致其倒地,并数次蹬踹其胸腹部,后被他人劝阻制止。当晚8时许,当120急救人员赶至现场后,屈某已当场死亡。

张某某口中的大主任之一,就是本案的第一被告人陈某某。

经法医尸检鉴定,屈某系生前在饱腹状态下,因胸腹部受钝性外力作用引起胃内容物反流致吸入性窒息而死亡。

此外,第四被告人辩称自己也是受害人,因为自己也是被限制自由的。据此,王某的辩护人认为王某不构成非法拘禁罪。——这也是庭审的另一焦点。

图片 3

此案从7日上午就开始庭审,由于本案案情重大,经过一整天审理,法庭并没有当庭做出判决,主审法官、镇江中院刑一庭副庭长孙海燕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此案将择日宣判。扬子晚报

检方认为,被告人张某故意伤害他人,并致一人死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辩论环节,双方对罪名认定一致,被告人张某其行为应定性为故意伤害罪。

分歧:是否可以“从轻量刑”?

“在本案当中,被告明显表现出伤害故意,其表现为击打部位、挣脱旁人拉架等方面,所以本案的定性应当为故意伤害。”公诉人表示,被告人如实投案,自动供述自己罪行,其系自首,应依法作出判决。

检方认为,被告人张某故意伤害他人,并致一人死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此,张某的代理律师汪贻江表示,就具体量刑而言,他认为应当酌定从轻考虑。

汪贻江从两个方面提出了辩护意见。一方面,汪贻江认为,双方的一时冲动引起了纠纷,被告人张某具有无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受害人也有一定的过错成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